蘇西的世界(9302校內賽第一名)
高二信 蘇慧馨/書名:蘇西的世界

一●相關書訊

小說裡蘇西•沙蒙第一次出場時,她已經上了天堂,她從這奇怪的地方俯瞰人間,在這裡只要肯動腦去想,她想要的東西都會出現在面前,不過她最想要的是回到人間和心愛的人共度,卻始終無法如願。全書以蘇西自敘的方式完成,蘇西到最後了解,就算沒有她家人依然可以生活下去,所以不再汲汲營營的想回到人間,而她的家人也漸漸從悲傷中走出來,過著新的生活。雖然此書碰觸了令人不舒服的事情,但作者並沒有刻意去描寫它的殘酷,而是以充滿溫馨、希望的方式去述說整個故事。

二●內容摘錄

天堂裡幾乎個人都有牽掛,凡間總有一個我們放不下、時時吸引我們注意的人。這個人可能是我們的摯愛、親人、或是好友,甚至可能是在緊要關頭伸出手、或是對我們微微一笑的陌生人。我經常聽到其他鬼魂和他們心愛的人說話,但凡人卻聽不見我們的聲音。我想他們八成和我一樣,再怎麼試都沒有用。父母對小孩的循循善誘、男男女女對另一半的絮絮私語,這些都是單方面的努力,我們這邊殷切地叮嚀,凡間的人卻永遠不會回應。(p.249)

三●我的觀點

當我在開始閱讀此書時,主角蘇西沙蒙已在天堂裡俯瞰人間,她看到她的離開對凡間人們所造成的改變。

她的死對家人來說是一個難以接受的事實,而事實就像一道傷囗,很深、很痛,雖刻意對它視而不見,但它慢慢地,止了血、癒合、留下傷疤,就算再怎麼逃,它依然在那裡,似乎提醒著所受過的痛,僅管害怕再一次受傷,卻還是需坦然對面,唯有這樣,痛苦才會漸漸消逝。就像蘇西的母親選擇了逃避,她逃的遠遠地,似乎找到能讓她完全平靜下來的地方,她渴望這平靜,卻不知,只要一陣微風吹過,再平靜的心也會起漣漪,慢慢擴散開來。

弗妮曾對蘇西說:「當死者不再眷念生者,生者就可以繼續過下去。」這對蘇西來說是多麼難的事啊!畢竟她受到那麼大的傷害,失去了生命、被迫與她所愛的人分開。就算她已身在天堂裡,傷害所造成的恐懼是不可能馬上消失,而她所面臨的恐懼就像無形的殺手,看不見、摸不著,當它出現時,總像要將她逼入絕境似的。在天堂裡她遇到其它的受害者,他們彼此訴說著悲慘的遭遇、心中的苦楚,藉由如此安撫彼此所受的痛,減低心中的恨。

幾年前發生的「白曉燕命案」,對社會大眾造成莫大的驚恐,兇手在逃亡的過程中造成警員曹立民殉職、醫師方保芳、護士鄭文瑜遇害、還有許多遭受性侵害的婦女。使得社會大眾人心惶惶。在法律治裁下,兇手被判處死刑,這才使大家受怕的心稍微緩和下來。白冰冰女士在面臨如此大的傷痛後,能勇敢地走出來,並成立「白曉燕文教基金會」;來造福更多的民眾,這種將悲痛化為大愛的精神,著實令人欽佩。

這啟事件只是社會亂象中的冰山一角,有許多部分是我們所沒看到的。而這啟事件顯視出治安的敗壞,使得民眾處於高度恐懼之中。隨著時代的進步,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愈來愈疏遠、冷淡,人人只顧及自身的利益,而忘了多去關懷別人。而現代人像處於鐵的牢籠之中,家中裝滿了鐵窗、鐵門,其目的就是要保護自已,免於受到傷害。我們生活在這種環境中,豈不是很可悲嗎?

「凡人的悲傷是真實的,凡間每天都會發生令人傷心的事情,悲傷就像花朵或陽光,想藏也藏不住。」生活中的確有太多的悲傷,既然悲傷藏不住,那何不勇敢去面對它呢?在遭遇悲傷時,我們往往怨天尤人,恨老天不公平讓我們承受這樣的苦,甚至因而產生「恨」。但這麼做只會加深痛苦,將自已推向深淵。不該只是躲在痛苦裡自怨自艾,唯有放開心胸,才能活出自已,找到真實的快樂。

四●討論議題

生活中有許多快樂、悲傷正等著我們去體會。我們追求快樂,厭惡悲傷,但無法避免悲傷。而我們應如何去坦然面對悲傷呢?




 











 


本網頁文章內容為各作者及港明高中圖書館所有
歡迎連結,但請勿拷貝
本網頁若有問題,請洽管理員